書名:火圈

作者:沈石溪等

字數:108千

印張:4.5

頁碼:144

開本:大32

包裝:平裝????

用紙:80克輕型紙

定價:28.00元

ISBN 978-7-5473-1454-8

中圖分類號:①I247.7

讀者對象:少年兒童

出版日期:20196月第1版第1

出版社:東方出版中心

《火圈》是由三位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沈石溪、雨街、袁博共同為少年兒童打造的動物故事讀本,由18篇動物短篇小說組成。展現在讀者眼前的是純粹的動物與動物之間的原生態,讀來令人感動,仿佛走進了真實的動物世界。讀者在被故事情節吸引的同時,又可了解不同動物的生活習性,對人與動物,人與自然,動物與動物,動物與自然的關系也能產生更深的認識。在閱讀中培養少年兒童愛護動物的意識和正確的價值觀,并能豐富他們的想象力。

目錄

沈石溪作品

火圈?

老馬威尼?

老猴赫尼?

和平豹?

會貿易的狐??

金絲猴與盤羊?

?

雨街作品

丹頂鶴尼諾

憨蛇彎彎?

豪豬媽媽博茨娃娜

獴娜麗莎?

山雞半克

獵豺?

?

袁博作品

馴鹿遷徙時?

喜鵲的希望?

生死螯蝦??

蝴蝶魚?

野水牛媽媽的夢??

逆翼鷹?

?

內文摘選

火 圈

/沈石溪

?

哈雷是一只兩歲的雄虎,聰明伶俐,到陽光大馬戲團只有半年多時間,就學會了高臺跳躍、走蹺蹺板、龍虎斗等好幾個節目,很受觀眾歡迎。高導演想讓哈雷學一個新節目: 鉆火圈。所謂鉆火圈,就是做一個直徑為一米半的大鐵圈,豎在離地面約一米高的鐵架子上,空心鐵桿里灌滿易燃的油脂,馴獸員用火把點燃鐵圈,霎時間烈焰騰空,馴獸員一聲令下,威風凜凜的老虎從燃燒的鐵圈里躥越而過。英國皇家大馬戲團和俄羅斯國家大馬戲團都有這個節目,十分叫座。這節目看上去很驚險,熊熊燃燒的火焰似乎要把老虎吞噬了,其實躥越火圈只是一個短暫的瞬間,絕不會灼傷虎皮或燒焦虎毛。但所有的野獸天生都怕火,要讓老虎克服對火的畏懼,勇敢地從烈焰中鉆過去,并非易事。據統計,十只接受鉆火圈訓練的老虎,最多有一只能勝任這個節目。

訓練動物演員,一般都采取食物引誘法。饑餓是最好的老師,在饑餓的催逼下,動物會變得十分聽話。于是,馴獸員把哈雷關進鐵籠子,整整一天不給它喂食。翌日晨,將虎籠搬到專門訓練動物用的一條狹窄甬道,甬道的中間支著燃燒的鐵圈,甬道的另一頭馴獸員用鐵叉叉著一大塊血淋淋的牛排。哈雷想吃到牛排,沒有其他途徑,只有從燃燒的鐵圈躥過去。在這之前,哈雷鉆過空鐵圈,縱身一躍,就從鐵圈中央躥了過去,姿勢優美,身手矯健,一點也不費力。此時,哈雷已饑腸轆轆,一聞到牛排的血腥味,興奮得兩眼放光,撲到鐵圈前,可是,一看到跳動的火焰,一感受到火的熱量,立刻就停了下來,掉頭后退。馴獸員晃動鐵叉上的牛排大聲吆喝,哈雷驚恐地顛跳著,委屈地咆哮著,就是不肯接近炙熱的火圈。從上午僵持到下午,牛排都變質了,馴獸員也累得精疲力盡,哈雷仍不敢躥越燃燒的火圈。

高導演失望地說:“就像有的人患有恐高癥一樣,有的老虎患有恐火癥,哈雷大概就屬于這一類老虎?!?span>

訓練動物演員,還有一個高招,就是適當地進行體罰。你不肯聽話,鞭子伺候,或者用高壓水槍射擊,或者關你兩天禁閉,看你還敢翹尾巴!但這類體罰,一般只適用于調皮搗蛋的猴子或貪玩不肯專心學習的狗,不適合用在猛獸身上,尤其不能對老虎濫施暴力。老虎生性孤傲,很會記仇,稍有不慎,會鬧出大亂子來的。對老虎這樣的猛獸演員,通常只能采取溫柔政策。

到了傍晚,哈雷已餓得四肢發軟,嘴角溢出大量唾沫,再不給它喂食,怕會餓出病來的。高導演只好下令停止訓練:“算啦,取消老虎鉆火圈的節目吧,瞧它見著火就跟見著鬼似的,沒希望啦!”

馴獸員老章不大甘心,提議說:“要不到圓通山動物園請宋大媽來幫幫忙,或許會起點作用?!?span>

馬戲團的動物演員大部分來自動物園,排演節目時若遇到犟頭倔腦不聽話的角色,便會去動物園請來從小把它們養大的飼養員,動物對從小把它們養大的飼養員有一種特殊的感情,飼養員配合馴獸員一起調教,效果要好得多。

馴獸員老章所說的宋大媽,就是哈雷在動物園時的飼養員。哈雷的媽媽是一只患有心臟病的母虎,產下哈雷后就死了,是宋大媽一手把哈雷養大的。

高導演想了想,點點頭說:“好吧,那就請她來試一試?!?span>

馴獸員老章跑到圓通山動物園找宋大媽,卻撲了個空。三個月前,宋大媽為了給毒癮發作的兒子籌錢買海洛因,偷了動物園一對小孔雀,拿到花鳥市場去賣,發現后被開除了。馴獸員老章找了好幾天,最后在垃圾場找到了正在撿破爛的宋大媽,把她帶進馬戲團。

宋大媽衣衫襤褸,身上散發出一股垃圾場酸腐的臭味,嬌滴滴的女演員紛紛掩鼻躲避。哈雷還沒沾染人類社會嫌貧愛富的壞毛病,見到宋大媽親熱得不得了,脖子在宋大媽腿上來回摩擦,還伸出舌頭去舔宋大媽臟兮兮的鞋子。宋大媽叫喚它的名字,它就呼嚕呼嚕從喉嚨深處發出一串歡快的叫聲,宋大媽伸出黝黑的手撫摸它的腦袋,它高興得在地上打滾,乖得就像一只大貓。

久別重逢,“母子”相會,情景很是感人。

遺憾的是,將哈雷移到訓練甬道,隔著燃燒的火圈,宋大媽大聲呼喚,哈雷卻又望著明亮的火焰畏縮不前了。

“跳呀,寶貝,我的小哈雷,為了我,你就跳一次吧!”隔著火圈,宋大媽張開雙臂做出擁抱狀。

歐嗚,歐嗚,哈雷在火圈的另一邊躑躕徘徊,傷心地嗚咽著,好像在說,對不起了,我害怕火,我不敢跳。

試了好幾次,宋大媽都未能讓哈雷躥越火圈,所有的人都泄氣了。高導演掏出十元錢扔給宋大媽,揮揮手說:“去吧,去吧,這里不再需要你了!”那不屑的神態和輕蔑的口氣,活像在打發叫花子。

?

宋大媽遺憾地望了哈雷一眼,畏畏縮縮朝馬戲團大門走去,走了幾步,又踅轉回來,怯怯地對高導演說:“我……我想起一件事,不知當說不當說,興許能讓哈雷鉆那個火圈的?!?span>

“說吧,簡單點?!备邔а莅欀碱^說。

??? “哦,事情是這樣的,哈雷半歲時,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,交上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,開始吸毒。他爹死得早,靠我一個人把他拉扯大,哪有錢供他吸毒呀,他就趁我上班時,把家里的東西偷出去賣,家里幾樣舊電器和舊家具很快被他折騰光了,只剩下兩床舊棉絮幾只破碗……”宋大媽說到這里,眼圈泛紅,快要哭泣了。

“行了,行了,我們沒空聽你訴苦?!备邔а荽驍嗨未髬尩脑?,沒好氣地說,“你講跟哈雷有關的事,其他就不要胡扯了?!?span>

“是是?!彼未髬屇ǖ粞劢堑臏I珠,接著說,“我心里苦,又不敢對外人說,兒子吸毒不是件光彩的事啊。有時候,我心里憋得慌,就摟著哈雷哭一哭說一說。哈雷從小沒有娘,也是我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,對我可親了。它不嫌棄我,它愿意聽我哭訴。我抱著它哭,它就用舌頭來舔我的淚水,像個懂事的兒子在幫我揩淚;我說到傷心的地方,它也會跟著我嘆息。你們別笑,我說的都是真話呀。大概有半年的光景,我幾乎天天都要摟著哈雷哭一場,哭一哭心里就痛快些。每次我一哭,哈雷準會貼在我身上安慰我。有一次,哦,哈雷滿一歲的時候,那天傍晚,動物園關門了,我也打掃完籠舍,準備回家。就在這時候,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毒癮發作,跑到動物園里來找我要錢。我說沒錢,他曉得我這天剛領薪水,就動手來搶。唉,吸毒的人,一旦毒癮犯了,沒有廉恥,沒有天良,連親娘都要搶的啊。我捂住口袋不讓他搜,這是我的活命錢,給他搶了去,我怎么活呀!他……他就動手打我,揪住我的頭發拼命往鐵籠子上撞。我這是作的什么孽呀,一把屎一把尿把他養大,二十幾歲的大小伙子了,不指望他掙錢來孝敬我,也不該像冤家一樣來打我呀。我越想越悲傷,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。我和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就在虎籠外廝打,與哈雷隔著一層鐵絲網。我一哭,哈雷在籠子里吼了起來。天還沒有黑,我看得清清楚楚,它眼睛睜得比銅鈴還大,張著大嘴巴,朝我不爭氣的兒子咆哮。唉,哈雷當時如果能撞開鐵籠沖出來就好了,啊嗚一口咬死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,倒也干凈,我也就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了,他也不會因為販毒被判個無期。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聽到威風凜凜的虎嘯,愣了愣,揪住我頭發的手也松開了,可瞄了一眼鐵絲網,朝籠子里的哈雷呸地啐了一口,又扭住我的胳膊來掏我的口袋。他肯定是這么想的,老虎雖然厲害,但此時關在籠子里,就等于是只紙老虎,沒什么可怕的。這時候,哈雷大吼一聲撲了過來,重重撞在鐵絲網上,跌翻后,爬起來又不顧一切地撲躥上來,爪子撕抓,虎牙啃咬,把鐵籠子搖得哐啷哐啷響,好像馬上就要散架了。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到底害怕了,放開我轉身逃跑了。我開了鎖跑進鐵籠子一看,哈雷滿臉都是血,左臉給鐵絲鉤破,嘴唇也裂開一道口子,左前爪第二個指甲也斷了半截,我趕緊替它擦洗傷口,抱著它痛哭了一場。哦,我說的都是實話,你們不信可以看看哈雷身上的傷疤。

馴獸員老章去檢查哈雷的臉,發現哈雷的嘴唇上果然有一道隱約可見的裂紋,翻開虎臉上的毛叢,確有一條粉紅色的疤痕,再抬起它的左前爪,第二個指甲也比其他指甲要短了一點。

“你的意思是說,要是你哭泣,哈雷會鉆火圈?”高導演上下打量宋大媽,很不信任地問道。

“我想大概是這樣的吧?!彼未髬寷]什么把握,說得也不肯定。

“那就試試吧。不過,十有八九是天方夜譚?!备邔а菡f。

重新來到狹窄的甬道,重新點燃火圈,重新將宋大媽和哈雷相隔在甬道的兩端。

宋大媽身世凄苦,根本不需要醞釀感情,眨巴眨巴眼睛,眼淚的閘門就打開了,傷心地嚶嚶哭泣。

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,哈雷本來是懶洋洋側身躺臥在甬道盡頭的,宋大媽的哭聲一起,它就倏地翻爬起來,虎耳陡然豎得筆直,耳廓顫抖扭動,雙眼圓睜,閃動著幽藍的光,臉上的虎毛可怕地蓬松開來,它張開血盆大口,露出四枚尖利的虎牙,急步奔到鐵圈前。鐵圈燃著橘紅色的火苗,火花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響。它后退了兩步,在火圈前不斷地來回奔跑,似乎是要尋找不用鉆火圈就可以到宋大媽身邊的其他路徑。它當然是找不到的。

宋大媽大概是想到了最悲慘的往事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號啕大哭起來:“我的兒啊——哈雷——我的兒啊——”

就像戰士聽到沖鋒號,船長聽到汽笛聲,運動員聽到發令槍聲,哈雷虎尾猛地一掄,朝火圈齜牙咧嘴怒吼一聲,縱身一躍,姿勢矯健優美,剎那間躥越火圈,來到宋大媽跟前,用舌頭幫她揩拭眼淚。

高導演迷惑不解地搔搔腦殼說:“真是怪事,再試一遍。哦,把火弄大一點?!?span>

按照循序漸進的訓練原則,剛開始鐵圈只灌了少量油脂,十幾個火孔燃燒著十幾朵不大不小的火苗,燒得不夠旺,鐵圈中央沒有火。按高導演的吩咐,幾名工人重新給鐵圈灌了油脂,十幾個火孔也從小檔扭大到中檔。點燃后,大片大片的火焰遮住了整個鐵圈,就像蒙著一道火簾。宋大媽一哭,哈雷照樣毫不猶豫地穿過火簾沖到宋大媽身邊。又試了一次,將鐵圈灌滿油脂,火孔扭到最大一檔,火焰熊熊燃燒,呼呼有聲,就像一道厚厚的火墻。宋大媽哭聲再起時,哈雷短暫地猶豫了一下,又勇敢地撞開火墻撲到宋大媽身邊。

鉆火圈的訓練大功告成,可以搬到舞臺上去演了。

高導演對宋大媽說:“好吧,你就算我們雇的臨時演員,我在舞臺上給你搭一個屏風,演這個節目的時候,你躲在屏風后面哭一哭。哦,我一個月付你三百元,怎么樣?”

宋大媽想了想,搖搖頭說:“三百塊,還不夠吃飯呢。我撿破爛每個月還能掙三百塊哩??偛荒苷f我當了馬戲團的演員,還要上街去撿破爛,我倒不怕寒磣,怕是會丟了馬戲團的臉面?!?span>

“你說要多少?”高導演不悅地問。

“我一個孤身老婆子,一日三餐,粗茶淡飯,花費倒不多,可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,關在監獄里頭,雖說毒癮發作時喪盡天良,為了錢開口罵我、動手打我,但怎么說他也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啊,每個月總得去看他兩次,當然不能空著手去?!彼未髬寚Z嘮叨叨地說。

“行了,別嘆苦經了,你想要多少,說嘛!”高導演眉心擰成了疙瘩,很不耐煩地說。

“一千?!彼未髬屆榱艘谎叟P在她身邊的哈雷,咬咬牙說。

高導演的臉垮了下來,圓臉變成了長臉,心想,這不是存心在敲詐嗎?馬戲團正式演員月工資也才一千塊左右,你這個撿破爛的老婆子,就哭那么兩聲,值那么多錢嗎?

“好了,你先回去,我們研究一下再通知你?!备邔а菡f。

宋大媽剛走,高導演就找來幾位女演員,重新點燃火圈,讓她們哭。高導演心想,不就是幾聲哭泣嘛,有什么了不起,哭哭笑笑本來就是演員的拿手好戲,假如這幾位女演員的哭聲也能讓哈雷鉆火圈,那就不用花這個冤枉錢去雇宋大媽來當臨時演員了。一切都布置得跟剛才宋大媽在的時候一樣,只是把鐵圈的火焰扭到了低檔,以方便哈雷穿越。高導演一聲令下,女演員嚶嚶嗚嗚哭泣起來,哈雷只是豎起耳朵朝火圈這邊看了看,又懶洋洋地躺臥在地?!翱揄懸稽c,再響一點!”高導演說。女演員們放聲號啕大哭,遺憾的是,哈雷就像聾了一樣,慢條斯理地用舌頭梳洗自己的爪子?!翱薜脗囊稽c,哦,要哭出感情來?!备邔а菥拖裨谂啪毠澞恳粯硬粩嗵崾九輪T,“不要假哭,要真哭,想想你們遭遇過的悲慘和不幸。哦,錢包被偷了!哦,被男朋友拋棄了!哦,分房名單中沒有你!悲慟欲絕,痛不欲生!”女演員們果然越哭越傷心,涕泗橫流,差不多快哭暈過去了。凄凄慘慘,悲悲戚戚,馬戲團快變成殯儀館了??蓯赖氖?,哈雷仍無動于衷,躺在地上伸了個懶腰,竟然閉起眼睛打瞌睡了。高導演搖頭嘆息,不得不下令停止試驗。

哈雷只對宋大媽的哭聲有反應,換句話說,只有宋大媽的眼淚才能讓哈雷克制對火的恐懼,從熊熊燃燒的火圈中穿越過來。沒辦法,高導演只好依照宋大媽提的條件雇她來當臨時演員。雖然一個月付她一千塊有點心疼,但比起老虎鉆火圈這個節目所帶來的經濟效益,對馬戲團來說畢竟還是很劃算的事。

一位動物行為學家是這樣解釋這件頗為蹊蹺的事的:“解剖學證明,老虎半歲到一歲,是智力發育的高峰期,也是培養行為模式、行為特征最重要的年齡段。對動物來講,一旦養成某種行為模式和行為特征,終其一生都不會逆轉。宋大媽恰巧是在哈雷半歲至一歲這個關鍵年齡段生活中遇到了不幸,天天摟著哈雷哭泣;宋大媽的哭聲已深深鐫刻在哈雷的腦子里,在經常性的強刺激作用下,隨著哈雷大腦發育,這種刺激在大腦皮層變成一個類似于病灶的敏感點,一旦觸動這個敏感點,就會使行為機制產生連鎖反應,也就是無論如何它也要到宋大媽身邊,做出表示安慰的舉動。就像一把鑰匙開一把鎖,只有宋大媽的哭聲才能觸動這個敏感點,形成條件反射,引起哈雷中樞神經的高度興奮,抑制住對火的恐懼?!?span>

宋大媽對這件事卻有她自己的解釋:“哈雷是只通人性的老虎,看我這個孤老婆子可憐,在報答我對它的養育之恩哩?!?span>

宋大媽收入頗豐,又很節儉,日子變得好過起來,添置了新家具和新衣裳,穿戴整潔干凈,臉色也滋潤了許多。碰到街坊和熟人,問起她的境況,她便笑瞇瞇地說:“托老天爺的福,養了個孝順兒子,每月給我一千塊錢養老哩?!?span>

宋大媽的親生兒子還在監獄里頭,她說的兒子,就是老虎哈雷。

?

棋牌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