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名:群山自黃金

作者:[阿根廷] 萊奧波爾多·盧貢內斯 著,張禮駿 譯

字數:126千字

印張:6.875

頁碼:220

開本:32

包裝:精裝    

用紙:80克純質紙

定價:48.00

ISBN:78-7-5473-1500-2

中圖分類號:I783.15

讀者對象:普通大眾

出版日期:20201月第1版第1

出版社:東方出版中心

本書以阿根廷詩人盧貢內斯《群山自黃金》全文為主,同時選取其他作品中的優秀詩作合為一集,將阿根廷現代主義大家的作品展現給中國讀者。想要讀懂西班牙現代主義作品以及拉美文學爆炸中的著作,盧貢內斯的文字是無法繞過的山峰。我們用博爾赫斯的話來總結盧貢內斯作品的價值:“萊奧波爾多·盧貢內斯曾經是,現在依舊是阿根廷最偉大的作家?!?span lang="EN-US">

目錄

群山自黃金│ 1897

─ 引言 ─

─ 第一季 ─

裸體頌

致歇斯底里

神父的嫉恨

哀嘆的韻律

云間圖勒

收獲鮮血

經文

間歇

斗爭的贊美詩

─ 第二季 ─

人類之子

群山

煤炭

奶牛

間歇

那喀索斯頌

─ 第三季 ─

高塔頌

 

庭院暮光│ 1905

欲念

迷人的雙手

絹帕

孤寂

 

感月│ 1909

夜曲(一)

夜曲(二)

夜曲(三)

 

景物集│ 1917

麗日

秋的脆弱

雪花

晨光

云雀

太陽

風浪

靜浪

午后的云彩

海鳥

春風

鳥巢

第一次飛翔

彩虹

純夜

木匠

田鶇

草鷺

灰鴿

 

金色時光│ 1922

小路

昏雨

湖畔

桃樹

紫藤

蝴蝶

酒杯與玫瑰

玫瑰香精

飛舞

詩人的晚餐

夜半

蜻蜓

 

謠曲│ 1924

小溪

貴婦與紳士

雜詩

曾幾何時

完美愛情的浪漫曲

湖上的云彩

厄洛斯

小樹

 

譯后記

 

 

內文摘選

引  言


是靜默與思想的石柱,

在行進。

潮汐唱著低聲的歌

應和遠方世界傳來的旋律;

遠古樹林間的喧囂,

好似在長形墳墓下

巨型關節的聲響;

勇敢的游牧民族無聲地逃向

收獲葡萄的紅色季節。


結束戰斗的最后一下斧砍

回響著至上的思想,

或是雪松或是巨人;

游牧部族憑借勝利的雙足

無法觸及高塔,戰爭的風聲。


一切

巨大、威嚴、英雄般的事物:

征服的喊叫,潮水的聲響,

在靜默和思想的石柱中涌動

詩人見其從洞穴中拔地而起。

太陽是它的尖兵!

永恒的道路上

大踏步行走,與歷史碰撞。

是無形的黑暗列隊。

但晨曦控制著黑暗的隊伍,

像一朵潮濕的玫瑰緩慢升起

花瓣是落下的金雨。

詩人吹響號子

朝向行進的石柱;他的話語回蕩

如同裝滿銅流的煉爐。

羽翼強勁,氣息深沉

好似肩膀捆上了大風。

是光輝,是黑暗。

金發之春選其為夫。

他臥在山巔的花間。

百花吻他換得韻文。

陽光將他胸脯染成金色,上帝朝他微笑

沒有比這更為崇高的微笑,

充滿神性,從群山深色的影子里剪出

白潔的十二宮圖。耐心在臆想的大馬士革鐵砧上

打鐵鍛造胸甲和頭盔,

寂靜守著爐火用銅和陰影輕揉著話語

最終在炭火中變得溫和。


為了讓人們的嘴,可以夠到

他的耳朵,靜矗在兩塊石頭間

好似一只溫和的巨鷹在傾聽,

人們相信靈魂與名相在同一水平,

還有頭腦。偉人和大山

必須永遠屹立不倒。從洞穴

到山頂,奇妙的聲音。毛蟲

藏身草間,難以覺察地逃脫,

看見巨鷹,心想:你是龐大的怪獸,

老鷹!然而,巨鷹沒有看見毛蟲。天空

美麗而神圣,對于云朵的惡行

他置之不理。天空是上帝的前額,

在永恒的寧靜中懸掛:

昏暗中滿布繁星,那是上帝在思考。

天空在一張張被照射的臉上出現。

不論清晰,或神秘

或恐怖,都能承受折磨敢于犧牲。

并非無恥的行為!撕開一朵百合

玷污一顆星星;古老的宇宙

為花朵和星星哀嘆,帶著至上

無漏之愛。愛的謎題!偉大的主

不愿讓任何人悲傷。

悲痛之火贊譽了所有的名字。

(淌血的耶穌,閃爍;悲傷,和凡人一樣流汗。)

英勇的紅酒不知悲傷。

人類??!不要在偉大的頭上吐唾沫。

當本可以成為傷口時別做污點。

鐵在燃燒的鍛爐深處忍受痛苦。

但至今無人見過鐵的淚水。

詩人是自我放逐中自己的明星。

他的頭就在上帝邊上,和所有人一樣,

但他的血肉是生命中宇宙黏土的果實。

他的靈魂是同一枷鎖的奴隸,

但他的額頭閃耀著語言的完整性。

每當他的一根石柱,在歷史中

劃出新的付出與勝利之路,

他就開始新的征程,將燈火的痕跡

留在身后,好似星星的腳步

不祥的夜晚,陰郁的號角聲,

馬鬃上懸掛著暴風雨

精干的群山如同莊嚴的瘦骨:

奇人之子,圣靈

的和諧醫師,

在黑夜之巔高歌。

(云雀和太陽一樣:

主宰天空,一同升起。)

巨物之聲如同戰爭中的火車

車輪滾滾犁開大地。

小號般的嘴為流血的傷口

歌唱,撼動了巨石和大海的靈魂

雨果的腳跟把帝國駟乘

奧林匹克之馬踏得疲憊不堪;

如同來自旭日鍍金的海洋,

從長發間可以看見晨曦浮現。

但丁用靈魂照亮深淵。他思索。

在黎明與夕照間升起一條長廊。

身負瓦礫與困苦:

肩扛群山與黑夜走過。

棋牌国际